3

分享

[外文編譯] 一窺神秘的音樂產業「買榜」商業模式(下)

只要認真觀察就會發現,不僅僅是華人地區,全球其實都一樣存在著用「付費」的方式讓想要推升的產品(可能是歌、可能是藝人...等)往更前的名次靠近。而真實的點擊率、下載量也都有著人為操作的空間。這一篇選文非常長,計劃分成2~3篇來逐字編譯,一起來看看這樣的「囚徒困境」,以及參與這場「遊戲」的各方立場與表述。
上篇:https://matters.news/@jerome/一窺神秘的音樂產業「買榜」商業模式(上)
中篇:https://matters.news/@jerome/一窺神秘的音樂產業「買榜」商業模式(中)
原文標題:Inside the ‘Black Market’ Where Artists Can Pay for Millions of Streams
原文作者:ELIAS LEIGHT
原文日期:2021/3/10
原文連結:https://www.rollingstone.com/music/music-features/digital-marketing-streaming-manipulation-1138529/
RollingStone J的觀點 音樂產業 買榜產業鏈 外文編譯
Illustration by Joan Wong for Rolling Stone. Photograph used in illustration by GSPictures/Getty Images
[續上篇]
Rolling Stone 聯繫了 Mack 希望針對此事件發表評論,Mack 首先是承認有與 Blueprint Group 進行討論這件事,但是針對電話中的其他一系列的具體問題,他一律拒絕發表回應與評論,直接表示說他已經忘記了詳細的細節。Mack 另外指出這只是一次銷售的演示會談,因此有一些陳述原本就會被略加修飾與誇大,例如錄音中提到關於「與一位全球巨星等級的藝人合作」以及「雇用了遍佈全球的最佳團隊來進行營銷推廣策略」這一類的話題。而對 Rolling Stone 的回覆之中,Mack 反而是說從來未曾與該藝人合作過。
Mack 在他發表的聲明中大致簡要的提到的他的工作性質,提到說:「作為一家營銷性質的公司,我們透過廣告購買以及各種社群媒體平台來協助客戶進行增長與擴散活動。儘管我個人無法針對這兩年前的個人談話內容再次發表公開的評論,但是我可以告訴大家的是我建立了一個獨有且專業的框架,這框架可以更智能的協助一些商業與行銷決策更有針對性的去完成目標。
在漫長的與 Blueprint 進行超過100分鐘的討論會議之中,Mack 也提到了他曾經服務過的各種對象例如:藝人、唱片廠牌...等,包含許多非常著名的創作者與藝人甚至是全球著名唱片公司。Mack 提到:「如果我們停下這些”點擊”工作的話,這些唱片廠牌所推出的藝人將無法得到他們希望達到的回應與粉絲關注。而且上述情況都是真實存在著的。
Mack 還告訴 Blueprint 藝人與創作者們甚至還會操作一些方法來增加一些即使是他們所屬的唱片公司都不知道的串流點擊量。藝人們可以透過他們在現場演出或是線上付費視頻所獲得的收入來支付給 Mack 購買其提供的服務,等於就是從現場演出中獲得了收入,藝人再將其投入到音樂視頻中。他說到:「反正創作者或藝人們總是會作一些他們該做的事情。
這次的電話會議中無法確認 G-Eazy 或是他所屬的唱片公司 RCA 是否了解 Blueprint 參與了這類關於增加藝人串流媒體點擊率的事情。而 G-Eazy RCA 的母公司 Sony Music 也拒絕為此發表評論。
“如果我們停下這些”點擊”工作的話,這些唱片廠牌所推出的藝人將無法得到他們希望達到的回應與粉絲關注。” – Joshua Mack
在錄音內容中,Mack 承諾他將對藝人與其管理團隊想要實現商業目標這個過程發揮關鍵的作用。在 G-Eazy 的案例中,Mack 也向 Blueprint 宣稱他能為該說唱藝人提供相當於50%以上的唱片銷售量。(包含了實體銷售與數位串留下載的綜合評量指標,是音樂產業經常用來衡量銷量的標準)原本 Blueprint 預計能成 20,000 張唱片銷售量,而 Mack 宣稱透過他的協助,這個數字將會是 30,000張。Mack 告訴 Blueprint 這個營銷案的總成本約在美元30,000到50,000之譜。Rolling Stone 聯繫到的 3BMD 銷售人員則提供了方案為:美元12,000可創造1,000,000的 YouTube 觀看次數。同時也有其他對比的方案是針對 Spotify Apple Music 音樂串流平台的。銷售人員也表示 3BMD 曾經操作過超過一百首歌讓這些歌能進入 Billboard‘s Hot 100 榜單之中。
最終 Blueprint 是否雇傭了 Mack 進行上述的操作其實無從查證起,Rolling Stone 的詢問與要求對此議題提供評論也都被管理公司直接了當的拒絕了。Mack 同樣也沒有回答這個問題,他只說這是一個為了跟該公司建立關係的聯繫。
事實上,FCC 聯邦通運委員會是禁止在美國透過不公開的方式操作例如電台榜單之類的行為,但幾乎沒有任何法律來限制在串流媒體相關的規範。Blueprint 依然會對其向第三方公司丟進去幾千美元來操作點擊數量這類行為表示擔憂。一位 Blueprint 的成員提到:「我們最擔心的是怎麼保護我們自己呢?至少我期待這類糟糕的事情已經如此一發不可收拾了,而聯邦政府應該要重視。」而 Mack 的同事則是對電話來電者提到:「這些行為將不會對任何人產生傷害,且如果這是一件非法的事情的話,我們將根本不會介入其中!
“第三方公司或是團隊透過人為技術手段來讓歌單或是歌曲的播放量達到一定位址的行為已經違反了我們的服務條款!” – Spotify 發言
儘管如此,這一類透過現金換取播放流量的商業模式將會受到越來越嚴格的法律監管與審查。IFPI(The International Federation of the Phonographic Industry,一個能代表音樂行業商業利益的全球性非營利組織) 在過去一年半中已經成功的獲得德國的法院支持,針對提供這一類「買榜、買點擊率」的商業服務公司與網站發佈了禁制令。IFPI 宣稱這些網站違反了德國的《反不正當競爭法》,因為操作播放數字將會造成使用者的錯覺,這也會影響消費者的抉擇。
遺憾的是在美國則還沒有任何相關判例產生。因此音樂產業需要自我約束與規範才行。Spotify 的一位發言人在一份公開聲明中提到:「播放量的人為干預是一整個行業的問題,Spotify 對此高度重視!第三方公司或是團隊透過人為技術手段來讓歌單或是歌曲的播放量達到一定位址的行為已經違反了我們的服務條款,這也等於是從努力創作的藝人與那些該獲得自身對應收入的創作者手中竊取了他們的合法收入。我們已經對不正當的行為採取了相關的法律行動,並且協助打擊全球範圍內在進行這些人為介入操作播放量的營銷團隊。
Joshua Mack: Spotify “拿掉了我們所有的播放清單!
同樣的,Apple Music 也在一份聲明中提到:「我們有一個團隊是專門在跟踪和調查關於人為介入播放量的的任何動作。我們的處罰方式包括取消該用戶的帳戶、刪除其內容和終止分銷商協議。
但有兩位在串流媒體平台中針對播放列表”操作”多年的人則說這些串流媒體平台就像是在玩打地鼠一般的遊戲似的,把一些在操弄的帳戶進行懲罰或是關閉的同時,這些帳戶則是又重新以新的身分再次出現了。
MackBlueprint Group 的這份通話內容讓大眾有助於了解串流媒體服務在執行層面所面臨的各種挑戰。Mack 就明確指出 Spotify 會為了阻止他們的操作而不斷採取防禦行動,但他也聲稱“想出了”解決平台管理規範的安全”操作”方法。他提到:「很多串流媒體平台都已經在進行追蹤這類操弄的帳戶,我們的團隊已經和 Spotify 經歷了各種爭執與烏煙瘴氣的階段。最終他們拿掉了我們所有的播放列表!然而 Spotify 無法明確識別其沒收的播放列表背後的真正操作者身分。我們收到的所有書面文件資料中,都沒有提到我的名字與公司名稱在其中。
Mack 也向 Blueprint 團隊保證說這些被沒收的播放列表根本無法妨礙他用來持續協助其他藝人增加播放次數的能力,他說:「我們已經解決這個問題了!目前我們每週可以創建40到60個播放清單,而且每週每週會不中斷的新增下去!
#RollingStone  #J的觀點  #音樂產業  #買榜產業鏈  #外文編譯 
分類:藝文

世界五百強經驗,連續創業者。曾經於金融、貿易、OA、FA、娛樂、法律、互聯網、文化、媒體...等產業工作或創立項目,超過十年中國大陸文化演出經歷,並曾創造金氏世界紀錄。對互聯網產業與創業熟悉,共同創立項目曾經獲得中國最大傳媒集團千萬級別風險投資。中國大西部地區第一代商業演出的引進者,建立娛樂文化新媒體。

評論
上一篇
  • [外文編譯] 一窺神秘的音樂產業「買榜」商業模式(中)
  • 下一篇
  • 尋咖啡豆之樂趣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